有谁知道郝海东近况?
发布时间:2019-10-08   动态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和郝海东的见面是约在他给北京电视台录《较量》节目之前。当我到达现场时他正和几个朋友一起坐在化妆间外一条长沙发上聊天。在我解释清楚我是个体育记者而不是个娱乐记者之后,海东往旁边挪了挪身体,豪爽地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坐!”他的话匣子一打开便一发而不可收了。

  海东的身份很多,和他的名字连在一起的俱乐部也很多。不过当记者说到俱乐部的时候,海东第一个提到的还是谢联。他一再强调自己是谢联的注册运动员,有合同在身;而这也是他最正式的身份。

  说起到谢联之后一直没能在联赛中露面,海东显得很平静。“这是职业生涯中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的。谁也不可能永远是主力,主要是我能享受足球,踢我熟悉的足球。”年过而立的海东在说这话时显得很淡定,“去谢联主要是为了圆自己一个梦。1995年的时候我就有机会去乌拉圭佩纳罗尔,但八一不放人;1999年有机会去谢联,又赶上万达卖给了实德没有走成。我一直希望到国外俱乐部看一看、体验一下,看看外国的俱乐部和我们到底有哪些质的不同。而幸运的是我在35岁这年有了这样的机会,我也一直在努力训练,希望能有上场比赛的机会。”

  英超?海东耸耸肩,“这不是我打算的事情。我当时去打算在那里退役,但是你准备得很好并不意味着达到你的愿望。他们的打法以及教练安排,包括我的确有伤影响了我。如果我想踢,我还有这种欲望,想再去试试的话我就能踢。”“那么你现在想踢吗?”记者追问。“看机会了,争取吧。”海东再次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展开全部和郝海东的见面是约在他给北京电视台录《较量》节目之前。当我到达现场时他正和几个朋友一起坐在化妆间外一条长沙发上聊天。在我解释清楚我是个体育记者而不是个娱乐记者之后,海东往旁边挪了挪身体,豪爽地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坐!”他的话匣子一打开便一发而不可收了。

  说起到谢联之后一直没能在联赛中露面,海东显得很平静。“这是职业生涯中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的。谁也不可能永远是主力,主要是我能享受足球,踢我熟悉的足球。”年过而立的海东在说这话时显得很淡定,“去谢联主要是为了圆自己一个梦。1995年的时候我就有机会去乌拉圭佩纳罗尔,但八一不放人;1999年有机会去谢联,又赶上万达卖给了实德没有走成。我一直希望到国外俱乐部看一看、体验一下,看看外国的俱乐部和我们到底有哪些质的不同。而幸运的是我在35岁这年有了这样的机会,我也一直在努力训练,希望能有上场比赛的机会。”

  英超?海东耸耸肩,“这不是我打算的事情。我当时去打算在那里退役,但是你准备得很好并不意味着达到你的愿望。他们的打法以及教练安排,包括我的确有伤影响了我。如果我想踢,我还有这种欲望,想再去试试的话我就能踢。”“那么你现在想踢吗?”记者追问。“看机会了,争取吧。”海东再次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实德在A3联赛中的溃败再一次让人怀念起当年的“民族英雄”郝海东。一提到大连足球,海东立刻变得很激动,“大连足球成就了我,到现在我也觉得最辉煌最值得回味的部分是在大连。”

  而一说到大连的糟糕表现,海东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大连队到今天也不是偶然,你做了什么,生活就会给你什么。足球是个系统工程。只要有些地方没有做好,问题就会显现出来。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很多人说得很多,但做得很少,做得好的就更少了。”

  “这是几年积累下来的问题。整顿过程中队伍开始动荡,好的运动员开始离开,外援也开始离开,他们所谓的要培养年轻运动员了。”他又开始越说越激动。“你说27岁能算老队员吗?我们的一些认识和看法是很可笑的,正当打之年的队员不让用,用一些小孩。所谓培养年轻队员,这样能出成绩吗?”

  接受采访时的海东很严肃,而到了《较量》的录制现场,海东就露出了他幽默的一面。主持人说他长得像赵本山,他就笑着调侃说自己比赵本山要帅;说起他以前练过田径,他又幽默地说如果他一直练下去刘翔就没有今天了。

  说到喜欢的运动,莫慧兰问他打不打高尔夫,海东有点儿恶搞地说高尔夫太文雅,他最喜欢的运动是弹玻璃球,跟朋友们一起挖个坑画条线就可以玩。说到这儿他还配合手势做了个瞄准的动作。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海东的面部表情很丰富,丝毫不亚于赵本山,而他在球场上,却总是一副冷静的面无表情的样子。

  海东坦言,现在他最大的幸福就是看自己的儿子踢球。当《较量》节目中播放一段海东家庭生活的vcr,当播到他的一对儿女,海东几乎笑得合不上嘴。说起儿子的球技,海东一面谦虚地说:“不行不行,他就是瞎踢没什么基础。”转过头来又自豪地说:“我儿子在英国比那些同龄的小孩踢得都要好。”

  对于自己的孩子,海东认为他算是严格的父亲,要求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他还风趣地向我们解释了自己“超生”的原因:“我不是故意违反计划生育政策。1999年本来说要去英国踢球的,最后决定下来不走的时候,我妻子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我本来是想给英国人民增加负担的。”

  主持人给郝海东看了“郝大炮”这个绰号,海东笑了:“这是类似你们这样的媒体舆论给我的。可能是说话比较直率,看到问题就说出来。”

  “你说意大利到处充斥着假球黑哨,但人家是世界冠军,球迷一样支持。熔炉电影百度云在线观看要有中文字幕的谢谢!!!,而我们呢?”海东一边说还一边加上了手势,“联赛中输一场平一场,就要被喊下课、解散,我们的队员怎么能踢好?这是整个足球环境的问题,而媒体在中间起了很大的作用。”

  “可意大利的假球黑哨媒体也在报道,怎么就能把中国足球成绩不好的责任推到媒体身上呢?”记者不禁反驳道。

  “我不光说媒体,包括整个足球环境。舆论的导向对中国足球的影响,使队员激情少了,收入少了,球迷少了,相关产业少了,这是整个中国足球的损失。前几年我们打A3的时候,日本的磐田喜悦在主场输我们输韩国,可是比赛结束的时候全场观众还是会起立鼓掌,这在我们国内可能吗?整个足球环境都太急功近利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短短十几年,想要拿冠军,可能吗?”

  说起“郝董”这个绰号,海东觉得很欣然。踢到30岁以后,在别的领域再试试。他很高兴在退役后还能有别的挑战。

  海东是个成功的商人,这是很多球迷都知道的。他不仅是大连沿海集团的出资人,而且在北京还有自己的郝海东休闲服饰有限公司。

  “我最早开始经商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个时候叫倒买倒卖。”海东笑着说,“那个时候八一队经常去广州等地比赛,于是我也经常带回些衣服啊、香烟啊,再转手卖出去。”

  “那个时候经常扛着一个大包,一下火车就在体工大队、体育馆周围转,附近的小卖部基本都去过了。”说起当年的经历,海东饶有兴致,“最多一次赚了不到五千,也不算钻空子,当时的制度就是允许这样。”

  “那你这样的行为教练不管吗?”记者问。“我都是周末时间又没影响训练,为什么要管?”海东狡黠一笑,“再说我也有风险啊,我还有可能赔钱呢。”

  海东很直率,而且接受采访的经验很丰富。我试图在提问的过程中设下一两个小圈套,而这些小伎俩都会被他轻易地识破。比如我想知道他现在最主要的身份是什么,于是问他:“提到俱乐部,你第一个想到的是哪支?”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谢联”,然后似笑非笑地对我说:“我知道你想问湖南湘军。”再比如我问他在成都谢菲联做哪些工作,他会反问我:“你所问的工作是指投入训练或者当教练,参与一些事情吧。”如果说采访对象是一个对手,那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对手很厉害,他会识破你的意图,聪明并且犀利。

  海东很健谈,不用多问什么就会说出很多内容,同时说的又都是你想要问的。比如说对于中国足球,他就有说不完的话,而这些又是和我们平时从媒体中所读到的大众言论是完全不同的。他认为恐韩是不存在的,是舆论媒体硬加给中国足球的;他认为假球黑哨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实际上这并不是阻碍中国足球发展的最大因素,比如意大利深陷“电话门”却仍然拿到了世界冠军;说到国家队现在的“锋无力”,他说从他在国家队就有人这么说;说到教练,他说教练无所谓好坏只是中间不要随便换。郝海东的言论中,处处透露着他对中国足球深入骨髓的爱与维护,这份爱让他始终抱着希望。听他的这些言论,我甚至感觉最适合郝海东的位置不是教练或者董事,而应该是球员工会的主席。

  36岁,在我们的通常认识中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已经太老了,但海东却很不服老。他一再地表示,认为30多岁不能踢球只是我们认识的一个误区。为此他还拉旁边的《较量》主持人莫慧兰来做例子。他问莫慧兰为什么退役,兰兰说练不动了,他马上指着兰兰说:“这就是误区!其实你完全可以再练,国外不是有许多运动员都是生完孩子还在练吗?”我接话道:“可是我们的很多队员过了30岁就开始考虑退役。”海东又立刻打断我的话:“你刚才又说错了。不是我们的运动员想要退役,而是我们整个的社会舆论,从业人员这种环境和氛围造成的,是所有因素逼着他退。”虽然采访中海东对目前踢不上球的现状表现得很淡定,但实际上我能感觉到他还是很想踢。我对他说球迷们都希望他不要这么快退役,他无奈地耸耸肩:“争取吧,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也许球迷都希望海东能走上教练岗位,将来有一天能拿起中国国家队的教鞭。但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的:“有可能吧,顺其自然。我想我还有能力为中国足球做一些事情。”

  和郝海东的见面是约在他给北京电视台录《较量》节目之前。当我到达现场时他正和几个朋友一起坐在化妆间外一条长沙发上聊天。在我解释清楚我是个体育记者而不是个娱乐记者之后,海东往旁边挪了挪身体,豪爽地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坐!”他的话匣子一打开便一发而不可收了。

  海东的身份很多,和他的名字连在一起的俱乐部也很多。不过当记者说到俱乐部的时候,海东第一个提到的还是谢联。他一再强调自己是谢联的注册运动员,有合同在身;而这也是他最正式的身份。

  说起到谢联之后一直没能在联赛中露面,海东显得很平静。“这是职业生涯中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的。谁也不可能永远是主力,主要是我能享受足球,踢我熟悉的足球。”年过而立的海东在说这话时显得很淡定,“去谢联主要是为了圆自己一个梦。1995年的时候我就有机会去乌拉圭佩纳罗尔,但八一不放人;1999年有机会去谢联,又赶上万达卖给了实德没有走成。我一直希望到国外俱乐部看一看、体验一下,看看外国的俱乐部和我们到底有哪些质的不同。而幸运的是我在35岁这年有了这样的机会,我也一直在努力训练,希望能有上场比赛的机会。”

  英超?海东耸耸肩,“这不是我打算的事情。我当时去打算在那里退役,但是你准备得很好并不意味着达到你的愿望。他们的打法以及教练安排,包括我的确有伤影响了我。如果我想踢,我还有这种欲望,想再去试试的话我就能踢。”“那么你现在想踢吗?”记者追问。“看机会了,争取吧。”海东再次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最近的新闻评论中,郝海东的名字再一次与大连实德联系在一起,因为实德在A3联赛中的溃败再一次让人怀念起当年的“民族英雄”郝海东。一提到大连足球,海东立刻变得很激动,声音明显高了几个分贝,“大连足球成就了我,到现在我也觉得职业生涯最辉煌最值得回味的部分是在大连。”

  而一说到大连实德最近的糟糕表现,海东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大连足球到今天也不是偶然,就好像当年的辉煌也不是偶然。你做了什么,生活就会给你什么。足球是个严谨的项目,是个系统工程。只要有些地方没有做好,问题就会显现出来。”海东的话中充满了思辨,“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很多人却不相信。很多人说得很多,但做得很少,做得好的就更少了。”

  说起大连足球的问题,海东多少显得有些无奈。“这是几年积累下来的问题。没有什么奇怪,整顿过程中队伍开始动荡,好的运动员开始离开,外援也开始离开,他们所谓的要培养年轻运动员了。”他又开始越说越激动。“你说27岁能算老队员吗?我们的一些认识和看法是很可笑的,正当打之年的队员不让用,用一些小孩。所谓培养年轻队员,这样能出成绩吗?”

  “我知道你想让我说湘军。”还没等记者开口,直率的海东就自己说了起来,“湖南足协要求我去看一看一些事情。我并不是湖南湘军的董事长,湘军现在是湖南足协托管,跟我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但是,”海东稍稍停顿了一下,“湖南足球也是中国足球的一部分,我也希望他们好,希望他们健康地发展下去。”

  说到自己在湘军所起到的作用,海东认为自己在湖南湘军主要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做什么事情不要急功近利,任何事情不是一蹴而就,要从最基础做起。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行,不是因为没有人去说,而是因为没有人去做。没有足球场,没有小孩子,没有好的俱乐部建设;我们是为了足球一直在向前发展而不是今天的成绩。我们的球迷凑热闹的很多,而不是真正对足球的热爱。香港财神爷2000年12月,,要有长远规划,为了以后而不是眼前做事情。”

  在《较量》的录制过程中主持人给郝海东看了“郝大炮”这个绰号,海东笑了:“这是类似你们这样的媒体舆论给我的。可能是说话比较直率,看到问题就说出来。”

  “郝大炮”对于现在的足球环境,有着和我们大众思维不太一样的理解。他认为中国足球现在更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抨击,认为我们的媒体应该多报道一些主流的阳光的东西,“我们的队员确定很努力很辛苦,这才是主流。”

  “你说意大利到处充斥着假球黑哨,但人家是世界冠军,球迷一样支持。而我们呢?”海东一边说还一边加起了手势,“联赛中输一场平一场,就要被喊下课、解散,我们的队员怎么能踢好?这是整个足球环境的问题,而媒体在中间起了很大的作用。”

  “可意大利的假球黑哨媒体也在报道,怎么就能把中国足球成绩不好的责任推到媒体身上呢?”记者不禁反驳道。

  “我不光说媒体,包括整个足球环境。舆论的导向对中国足球的影响,使队员激情少了,收入少了,球迷少了,相关产业少了,这是整个中国足球的损失。前几年我们打A3的时候,日本的磐田喜悦在主场输我们输韩国,可是比赛结束的时候全场观众还是会起立鼓掌,这在我们国内可能吗?整个足球环境都太急功近利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短短十几年,想要拿冠军,可能吗?”

  说起“郝董”这个绰号,海东觉得很欣然。踢到30岁以后,他想在别的领域再试试。他也很高兴这么多年后还能有别的挑战。

  海东不仅是个成功的球员,而且是个成功的商人,这是很多球迷都知道的。他不仅是大连沿海集团的出资人,而且在北京还有自己的郝海东休闲服饰有限公司。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其实郝海东从很小就有经商的头脑。

  “我最早开始经商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个时候叫倒买倒卖。”海东笑着说,“那个时候八一队经常去广州等地比赛,于是我也经常带回些衣服啊,香烟啊,再转手卖出去。”

  “那个时候经常扛着一个大包,一下火车就在体工大队,体育馆周围转,附近的小卖部基本都去过了。”说起当年的经历,海东饶有兴致,“最多一次赚了不到五千,也不算钻空子,当时的制度就是允许这样。”

  “我都是周末时间又没影响训练,为什么要管?”海东狡黠地一笑,“再说我也有风险啊,我还有可能赔钱呢。”

  到了36岁这样的年龄,海东也逐渐开始享受生活带来的乐趣。他说他希望能自由安排自己的生活,休息休息,喝喝咖啡,看看自己的小孩;他说他没有什么不满足,生活对他很眷顾。海东坦言,现在他最大的幸福就是看自己的儿子踢球。

  当《较量》节目中播放一段海东家庭生活的vcr时,幸福的笑容一直挂在海东的脸上。尤其播到他的一对儿女,海东几乎笑得合不上嘴。说起儿子的球技,海东一面谦虚地说:“不行不行,他就是瞎踢没什么基础。”转过头来又自豪地说:“我儿子在英国比那些同龄的小孩踢得都要好。”

  对于自己的孩子,海东认为他算是严格的父亲,要求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他还风趣地向我们解释了自己“超生”的原因:“我不是故意违反计划生育政策。1999年本来说要去英国踢球的,最后决定下来不走的时候,我妻子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我本来是想给英国人民增加负担的。”

 
横财富| 78345黄大仙| 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 管家婆| 大富翁论坛| 管家婆| 香港天师神算| 660555港京| 搜码网|